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琴】修炼爱情 二十二

身体被冰冷海水包裹的一刻,失血带来的短暂眩晕被伤口传来的刺痛撕得一干二净;除了疼痛,在这时候突然闯进脑海的,还有栗色头发的年轻人站在岸边,月色映出的,冷漠的眼神。

 

温度为零,极度陌生,与赤井秀一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但是他的手,准确地说,是他射击的姿势,包括细节上的小动作,真是太像了,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琴酒并不觉得他是装出来的,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他要是还能记得如此细节的动作,琴酒想,这样的话,他认栽。

 

这种极度不和谐感在海水的浸泡下被渐渐从混乱的事件中剥离出来,慢慢浮现在他的眼前。

 

这让琴酒想起某一天的清晨,凌晨三点才回到安全屋的一对搭档却在七点半的时候被无情地叫醒。三个小时的睡眠无法让人身心愉快,就在这样一个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的清晨,只有早间新闻还在喋喋不休。


黑发的搭档正在厨房烤面包,而琴酒端着自己的泡了巧克力味玉米片的牛奶碗站在客厅看新闻。黑发的搭档咬着面包出来凑热闹,而金发男人不耐烦地说快点,八点半之前要出门。对方含糊地嗯了一声,眼睛却依然没离开新闻的画面。琴酒回厨房放了碗,出来的时候看到新闻正说到美国某个研究机构在记忆移植手术方面取得巨大进展,短期内甚至可以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而搭档看得饶有兴趣。

 

“走了。”琴酒走到门口。

“你怎么看?”对方从电视机前看向他。

“没兴趣。”

“我倒是有个很有趣的问题。”

 

在这个气压低到几乎负值的早晨,赤井秀一看着被门外日光模糊成剪影——或是在日光下依然灵魂漆黑的男人:“如果一个人有了另一个人的全部记忆——”


琴酒转过头去看他,黑发男人漫不经心地舔去了指尖的面包碎屑,眼睛半睁着,没睡醒似的。他缓慢地道出了他的疑问:

 

“那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是他自己,还是会变成另一个人?”

 

琴酒记得当时自己没什么兴趣和他讨论这些哲学问题,于是只是敷衍地说:“不,谁都算不上。”

 

“就算知道了全部的过去,也不会有一样的未来。”

 

冰凉的海水呛进了他的喉咙,极度清醒的意识将这一切原封不动地放映出来。

 

“原来是这样。”

 

在冰冷的海水中,他终于看到了摆在眼前已久的真相。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