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不知道的事 2—4



赤井秀一这次伦敦之旅并不是什么中二少女脑洞里拯救世界的秘密任务,他的任务简单的很,陪上司琴酒来谈一场就差签合同的生意。


他从后视镜向真纯学校的方向看去,砖红色的建筑在跑车的加速下飞快地缩成一个点继而消失在视野中。


“你从刚才就一直盯着那所学校。”正在开车的琴酒看了他一眼,敏感的黑帮老大感觉到那所学校里,一定有关于身份模糊的搭档的秘密。


赤井秀一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无意间就给对方露了这么大一个破绽。只要琴酒愿意,无论是现在正在就读的真纯,还是曾经毕业的自己,都会被挖的透彻无比。


但是他一时间想不到合理的搪塞理由,只能利用沉默蒙混过关。


没关系,他想,反正琴酒对他的怀疑不止这一点。


正在开车的琴酒余光一直瞟着沉默的搭档。他一直不信任这个「搭档」,就算战斗时可以交出后背,就算在对方身边小睡时不需要枕着枪,就算深夜里可以亲吻缠绵。


但是琴酒就是不信任他。


可是琴酒也不想就这样杀了他。


“你可真是鬼迷心窍了。”苦艾酒这样说他,而他的回复则是直接把枪口对准了一脸嘲讽的金发女人。


琴酒知道,他清醒的很。


TBC




放学后的真纯去面包店买了自己和秀吉哥的牛角面包,拿着温热纸袋子推开门的少女突然灵光一闪:“秀哥出现在这家店的概率是多少?”


毕竟这家店,是秀哥中学的时候最喜欢的,不是么?


心里有了小算盘的真纯蹦蹦跳跳的拿着纸袋子回家了。


却不知她的尼桑正在苦思冥想摆脱琴酒来见她一面的借口。


毕竟他已经有几年没见到妹妹了。他也很想知道那个在涟波初次遇见的孩子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在想什么?”琴酒掰过搭档的下巴亲了亲他的嘴唇。


赤井没有给他答案,只是默默加深了这个吻。


琴酒因搭档的动作而皱了眉头,他强硬地推开了对方,然后冰冷的枪管就抵上了赤井秀一的喉咙。


“你今天回避了我两个问题,最好没有第三个。 "琴酒拨开了保险。


黑发的搭档并没有惊慌,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变。他只是顺势握住了枪管,另一只手勾住琴酒的脖子然后给了他一个极具暗示意味的吻。


“我在想,怎么才能骗过你,然后去和别人偷偷约会。"黑发男人不老实的手从冰冷的枪管摸到了持枪人削瘦有力的手腕。


“你休想。”琴酒的答案简单粗暴,威胁情人说出答案的武器被扔到了一边,金发老大毫不留情地把搭档按在沙发上然后解开了他的皮带:“你休想骗我,Rye。“


听到这句话的赤井秀一笑着伸手揽过对方宽阔的肩背。


可是亲爱的,你已经掉进我的陷阱啦。

TBC


又是雨天。


赤井从宾馆的床上懒洋洋地爬起来,看到琴酒正披上外套准备出门。


“所以琴酒,你是要溜出去和别人约会么?”


高冷的金发男人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径直转身出了门。


赤井目送搭档离开,然后把窗帘拉开了一条缝,他看着琴酒几分钟之后出现在楼下,然后搭上一辆出租车消失在了伦敦的迷蒙细雨中。


他们并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在一起,而琴酒放任他自由行动并不是因为信任,而是为了给彼此喘息的时间。


毕竟,他们都有很多秘密。


赤井秀一很怀念在伦敦生活的日子,父亲,母亲,还有秀吉。那些闲散的年少时光就像大英博物馆里面流光溢彩的展品,名为时间的玻璃将它们罩得严丝合缝,无论再怎么熟悉,也是触碰不到了。


叮铃。木门上的铃铛被轻轻撞响,雨中来的客人把雨伞收起来放在了门口,但是黑色的马丁靴还是在地板上留下了长长的水渍。看店的员工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笑着说欢迎光临。


那位客人动作很快,他拿了两个牛角包和一小块黑森林,然后又点了一杯拿铁,接着就坐在临窗的桌子看着对面的学校,仿佛是陷入了回忆。


学校放学之后店里来了几个做兼职的学生,又来了好多买甜点的女生。本就不大的店面顿时变得聒噪起来,剩下的几张桌子很快就被坐满了,只有赤井坐的位置还有空座。胆子大一点的女生拖着同伴问他可不可以拼桌,赤井看着女孩子微微发红的脸蛋和捻着校服裙角的手指,笑着说可以呀,不过我得留一个位置给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也在这里上学?”
“是啊,可是她可没有你们这么淑女。”


两个女孩被他的话逗的咯咯直笑,然后没那么淑女的妹妹就像风一样从面包店门口刮到了他身边。


“秀哥!!真的是你!!!“真纯原本只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见到了大哥。


秀一站起来给了妹妹一个久违的拥抱。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他看到琴酒站在面包店门口,撑着一柄黑色的雨伞笑着看着他。


太草率了。


TBC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