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Attraction 上(中秋贺文|HE|短完)



赤井急匆匆地推开那扇标着STAFF ONLY的门,砰的一下把背包卷着外套扔进自己的柜子,接着一把抽下挂在挂钩上的领结,一边系一边径直往外走。

当他拿好手风琴坐到舞台角落的时候时针刚刚好走到8点。不远处的酒保兼老板看了他一眼,放下擦干的杯子对又一次几乎迟到的员工比了一个“我在盯着你”的手势。

赤井习惯性地回以抱歉的微笑,然后翻开了眼前的乐谱。

他在这家酒吧打工快有三个月了。聪明机灵、技术过关、长得又好看的东方青年很得老板的欢心,除了会迟到这一点。不过老板也是理解的,毕竟他还在上学——大学里那些麻烦的作业和演讲可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事情。

可是赤井秀一今天可不是因为什么要赶作业或者小组讨论而迟到的,他在追查一群人,一群父亲口中的、非常可怕的敌人。

手风琴沉缓柔和的声音自舞台边缘渐渐散开,中央漂亮的女歌手握着立麦唱出了今天的第一个音节。

看似专心拉琴的黑发青年的眼神时不时地瞟向酒吧昏暗的角落——那里坐着两个黑衣男人。

大半身子陷入阴影的中年男人看着身边的毛头小子:“发现什么了,琴酒?”

「毛头小子」身上带着一股久经世故的老成,他捋了捋自己半长的头发,随意倚在舒适的沙发坐上,摆出了一副纨绔的模样。

“那个拉手风琴的亚洲人。”琴酒的眼神毫不避讳地对上偷瞟过来的、赤井秀一的眼神。

一个对视。

赤井惊了一下,几乎在一瞬间收回目光的他马上就后悔了。

第一局完败。

跟久经沙场的琴酒比,大学还没毕业的赤井完全没有胜算。

琴酒看着可疑目标心虚地收回目光嗤笑一声,勾勾手招来了酒保。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赤井秀一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他刚想起身鞠躬然后撤的时候,老板走过来:“顾客要求安可。”

一旁的歌手把碎头发别到耳后:“天呐都这么晚了还要安可,要求曲子了么?”

“嗯…”老板摸着自己全是胡茬的下巴,“你可以下班了,Nancy。客人要安可的是你,亲爱的秀一,手风琴独奏,致爱丽丝。”

赤井秀一再次看向角落,另一个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剩下跟自己年龄相仿的金发男人。而对方正向自己举杯致意。

第二局开始。

赤井完全有理由相信对方选择致爱丽丝这首入门级的曲子完全是为了挑衅——他是觉得我连这么简单曲子都表演不好吗?

还是已经被对方怀疑了……这是试探么?

或者,只是单纯的,被一个长的还挺好看的小青年撩了?

赤井秀一追查父亲留下的线索有一段时间了,来美国留学也是因为发现了那群人在美国的蛛丝马迹,至于这间酒吧,自然也是计划中了。

琴酒看着舞台中央的亚洲男人——他觉得他们这个年龄已经可以被称为男人了——一脸严肃地演奏如此欢快的曲子,还是忍不住有点想笑的。何况他那要吃人的眼神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得不说,他的长相还是很对自己的胃口的。

不过,琴酒懒散而黏稠的目光渐渐变得冷冽,他看得出来对方的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巧合,所以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是赤井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杀气」,一股阴冷的感觉自二人交汇的视线爬上他的眼眶,继而蔓延至全身,几乎要让他弹琴的手指颤抖。

叮。

他还是按错了琴键。

完败。

TBC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