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Dirty English HE番外

被秦凯求婚何姿治愈了有木有!!再次相信爱情了有木有!!!


所以我来写he结局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还有开到一半翻了的半辆车…


十四

咣当一声,酒吧的大门被用力踹开,所有人一脸懵逼的看向门口。

“琴酒!!”门口的黑发男人中气十足地咆哮:“你别想这么容易就弄走我!!我他妈给你写的生日根本不是这个月!!你过个屁生日!!!!”


“亲爱的,你暴露了。”酒吧老板笑着接过DJ递来的麦克风,冲门口勾勾手:

“门口那位帅哥!你是我们Frank的男朋友么?”

赤井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

“哦,看你的反应应该不是哦,看来你是想想追我们Frank咯?那可得看看大家答不答应~”俏皮的女孩打了个响指,一群脸上写着“我很懂”的服务员排着队拿上来了一排扎啤杯。

琴酒看着赤井跟一群酒吧里泡大的年轻人拼酒,沉默半晌,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抢过赤井右手的扎啤杯,然后像之前一样死死握住他的左手腕。

他的力道不减当年,而这一下,他几乎用了十成的力。但是赤井秀一毫无反应,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琴酒终于把目光聚集在他的左手。那只手与之前并无不同,除了,摸起来柔若无骨。他不用开口问也知道结果,可况当年那一枪,还是他的杰作。

但是他也知道当年那种伤不可能造成今天这种结果——他看起来整条手臂都废了。

赤井看出了他目光里的疑惑——他们一直都这么默契,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想法。他伸手夺回琴酒手里的扎啤杯,然后仰头干掉。

“你不知道你那天有多沉。”赤井笑笑,仿佛在讲述一件让他无比幸福的事情。

琴酒听着他回忆,听着自己是怎么被转移到那栋房子,以及苦艾酒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美救英雄。他仿佛看到那天赤井在重重雨幕里艰难地抗着自己的肩膀,从他的公寓到雪弗兰的后座,从雪弗兰的后座再到安全屋二楼的卧室。他好像看得到、也感受得到黑发男人的左手臂因为肌肉的过度拉伸疼得颤抖,也许刚刚养好的神经在拖着自己上楼的时候又断了。

可是赤井一句也没提手臂的事情。

赤井的回忆到他离开时戛然而止。他并不想继续回想那些刚刚失去左手的、无力而迷茫的日子。

金发老大难得地没有和他抬杠。他看着赤井干掉一杯又一杯啤酒,黑发男人的脸颊被染上了一层好看的红晕。

他说:“琴酒,能再见真好。”

他说:“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琴酒一直绷紧的肩膀这一刻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他想,这回,他们真的是扯平了。

由于对方而带来的惨痛记忆在各自的心里刻下难以逾越的鸿沟。但是他们都是坚强的男人,刻在骨子里的骄傲和坚韧不会让他们轻易地陷入记忆的泥沼。

何况现在一起面对黑暗的,是曾经背靠背的搭档,也是曾经心贴心的恋人。

再没有什么天堑能挡住他们了,因为他们不再是孤身一人。

“好啊,恋人先生。”

FIN


十五 半辆车

赤井后来想想,自己能如此神奇地遇到琴酒,可能是七夕许的愿实现了。

七夕节正巧在日本仙台的黑发探员在路过某个提供免费短签的神社时,鬼使神差地就走了进去,然后赶在竹枝被放进水里之前写下了整枝竹子上最后一个愿望,然后还挂到了最顶端。

赤井看着竹枝被放进神社后面的河里,跟着参加祭典的群众一起祈祷了一下自己的愿望能顺着天河到达天神手里。

后来赤井就抽到了一份荷兰游的大奖,还是在吃拉面的时候随手刮的奖卡。

再后来就空虚寂寞冷地进了一家离他住的酒店并不算近的酒吧。

赤井想着有时间要去那家神社还下愿,然后嘴唇就被咬破了。

“在想什么呢,亲爱的?”压在自己身上的金发男人趁机扯掉了他的上衣。

“在想你是不是太久不做已经不行了。”赤井难得地在床上挑衅琴酒。

“哼。”琴酒冷笑一声,“是么,我就让你看看是谁不行了。”

赤井秀一有点后悔刚才口不择言了。

FIN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