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点睛 23

二十三


琴酒站在门厅,重新审视过两人曾经同住的公寓。

鞋柜里其实只有他一个人的鞋子。

再遇见之后也从没看到恋人先生在空荡的厨房里做饭。

餐桌剩着不知道隔了几夜的关东煮,里面剩着几串昆布和大块的白萝卜。

琴酒拿着剩下的竹签戳了戳完全冷掉的萝卜块,想着怪不得那天晚上他拒绝了一直很喜欢的白萝卜。

浴室里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用量一人份的洗衣粉、和全新的保险套和润滑剂。

还有卧室里明显的,只有一边有人睡过的痕迹。

金发男人笑了一声,自己是多蠢才会相信亲爱的恋人先生真的温柔地躺在自己身边,轻吻在自己脸颊然后说晚安——这怎么会是赤井秀一呢?

他们的晚安吻应该在一场激烈的情(〃v〃)事之后,黑发的恋人与他热烈地接吻,他会恶意地咬破琴酒的嘴角,柔软的舌头会情色地把殷红的血卷进唇间,然后他会轻轻开口:“晚安,亲爱的。”

窗户卷进的冰凉夜风打断了琴酒极尽缱绻的想象,金发老大点起一支烟,空落的屋子让他有些想念亲爱的恋人先生。

琴酒转身,却看见黑发的恋人倚在门口,一脸潇洒:“怎么,想我了?”

金发老大笑了,他走过去,手掌覆上对方冰凉而没有神采的眼睛。

“是啊,很想你。”

他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这样他就不用想着什么时候能再次相遇。虽然陪在身边的只是幻影。

再遇见的日子谁都无法预测,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一个月后,也许会是一年两年,也许,再也不会遇见。

而且……再遇见之后,他们还能以恋人的关系相处下去吗?

金发老大觉得自己好像被清夏的柔软心思传染了,突然开始想些有的没的。其实很简单,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继续相爱相杀;如果他拒绝自己,那直接抢过来然后相爱相杀就好了。

琴酒的电话突然响了,是那位大人的号码。

“是,我会立刻安排,请您放心。”

琴酒披上外套,一脚踏进漆黑的夜。BOSS给他安排的新任务并没有什么新意,目标是被称为「正义的化身」的参议员候选人,土门康辉。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