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Shoot love 番外1:迪士尼和沙滩的神秘约会之旅





琴酒听到背后的轻笑,转过身去一把将人狠狠揽进怀里。

赤井秀一被温柔的铃兰香撞了满怀,然后他更加用力地回抱住琴酒。

迟到了十年的拥抱。

“你……还是一个人吗?”赤井秀一突然觉得问出口的问题显得自己很愚蠢。

琴酒低声应了句,嗯。

“好巧,我也是。”

“所以……”一向高冷的黑帮老大开口,“要去我的酒吧里坐坐么?”

自己有什么理由说不呢?赤井耸耸肩。

他们终于可以认真的,谈一次恋爱了。

酒吧老板和目前正无业游荡的前FBI探员并肩走在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小镇宽阔的街道上。

琴酒的酒吧开在一条算是幽静的街道转角,装潢和在日本的那家并没有什么区别,从木门,到吧台上彩绘的玻璃灯罩。

“你自己(在经营)?”

“嗯。”琴酒走进吧台,拿过两只威士忌杯,放入冰块后加入威士忌。

娴熟的动作无时不刻散发着“酒吧老板”的气息。赤井想,要是有喝大了闹事的,第二天直接就横尸街头了吧?

他笑着和酒吧老板碰杯,他细心地发现对方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想必自己也是一样。他仰头,然后冰凉的酒液灌入喉咙。

黑麦威士忌,或者说,Rye。

赤井秀一险些呛到。他有些惊悚地抬起头来,看到琴酒正看着他,嘴角带笑。

妈的!他是故意的!

在赤井秀一发作之前,琴酒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别摔了我的杯子,这可是Saint Louis。”

可是这家伙明明在使劲扭着自己的手腕想让自己摔了它啊!

赤井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难道这个禽兽想要自己“失手”打碎杯子然后肉偿么!!!

那人的手劲与十年前比依然不减,赤井一时间没扭过,然后哗啦一声。

赤井的心在滴血。

“啧。”琴酒看着一地的玻璃残渣,“赤井探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这杯子可是上百美元一个啊。”

赤井一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转身想走。

“哎,这么走了可不行啊。”

赤井忍无可忍,一回身犀利的拳风朝着对方的脸笔直而去。

然后琴酒手里的Sanit Louis也碎了。

然后彩绘的玻璃灯罩又碎了。

然后吧台上没收进酒柜里的酒噼里啪啦的全碎了。

然后就没什么然后了。

琴酒被压在一地的碎玻璃上,对方还算有点良心托了一下他的头。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保持着左拳停在自己眼前,右手托着自己脑袋的怪异姿势。

琴酒看到赤井的眼眶竟然红了。

“十年,琴酒,十年了。你…”赤井话没说完,就被突然起身的男人狠狠封住了嘴唇。

琴酒手掌撑地,另一只手握住他的右手拉向自己,细碎的玻璃渣深深扎进手掌,可他一点也不觉得疼。

最疼痛黑暗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挣扎着活在毫不熟悉世界的理由,而现在,唯一的理由正在自己怀里与自己接吻。

够了,这就够了。

然而故事的后续并不是久别重逢的吻瞬间点燃干柴烈火继而滚床单,理由君看到琴酒被玻璃渣深深残害的手掌,先是骂了句傻逼,然后开始翻医药箱。

琴酒坐在角落的长沙发,看着身边的人给自己挑出碎片然后上药的场景——太熟悉了,多少个夜晚他们都是这样过的。

赤井觉得琴酒有些不一样了,大概是生活在黑暗里的人突然被迫整天暴露在阳光下的缘故,带着温度的生活硬生生融掉了他裹在身上的铁甲。

现在的他,抱起来,很柔软。

赤井秀一不敢想象琴酒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那场战争过后组织彻底被瓦解,BOSS的遗体被人发现,高层成员非死即伤,他想他忘不掉茱蒂一枪打穿苦艾酒脑袋时候的表情,恨意和报仇的快感扭曲了她漂亮的脸。

他顶着巨大的风险私自把琴酒的信息从“失踪”改成“死亡”,然后找人伪造了一系列证据来证明——他甚至伪造了两个证人。

赤井觉得自己真是丧心病狂了。

可是当自己看到他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把所有财产孤注一掷的赌徒在押上最后一个筹码后获得了整个拉斯维加斯的财富。

为了这一瞬间,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两个人默默站起来收拾乱成一团的酒吧,琴酒看着碎了一地的酒杯酒瓶和被划出痕迹的实木吧台,眉头一抽一抽的。

倒是赤井一边哼着小曲,一遍收拾着酒瓶的碎片,看到不菲的价签还要调侃一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琴酒看着他那副坏笑的神情快要气炸了。

之后的剧情发展的顺理成章,琴酒的酒吧多了一位亚洲面孔的老板,自带暖男大天使气质的新任老板以高明的经营手段迅速提升了酒吧的人气,就像是经营游戏里的外挂脚本。

这对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低气压组合,就这样在萨拉索塔的酒吧界重出江湖了。


TBC

注:Saint Louis 圣路易,爱马仕旗下品牌。





琴酒觉得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才会答应赤井来这里。

粉色的气球在眼前飘来飘去,各种型号的米老鼠和唐老鸭满地地跑,耳边全是高昂的尖叫,高大的城堡每个角落都用力写着:迪士尼。

这大概算是约会,正经意义上的约会,嗯。

琴酒一大早就被身边人折腾起来,酒吧老板一边想着昨晚上折腾的那么厉害今天竟然还能早起,一边薅住对方再次留长的黑毛——安静点,宝贝。

赤井从琴酒手里拯救出来自己的头发,义正辞严地揪住对方的睡衣领子:“你昨晚可答应我了。”

琴酒把已经到嘴边的那句“我答应你什么了”默默咽了回去,他好像想起来了。

赤井问他,明天要去约会吗?

他说,好啊。

然后他就扒掉了对方的衬衣——该死的威士忌,琴酒揉了揉宿醉头疼的脑袋。

然后他们就去约会了,目的地是奥兰多的迪士尼。

赤井觉得他们这一天都是焦点——毕竟是两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

游乐园,对他们两个来说,都不是令人熟悉的词汇。所以大部分时间两个人还是牵着手在慢悠悠地散步。

对他们来说,在十年之后能够扣住对方的手掌,这已经是极大的满足。

路过过山车的时候,赤井秀一看到琴酒的表情很微妙。

“要去坐这个吗?”

“不。”

赤井的表情是大写的“你特么竟然回去坐过山车!”

琴酒咳了一声然后假装看风景。

“上次是在东京的多罗碧加乐园。”琴酒叹了口气。

赤井的直觉告诉他,琴酒一定是和谁打赌输了,非常可能是苦艾酒或者波本。只有这俩人才有这种恶趣味了。

大概是苦艾酒,估计那个女人会和琴酒说:“记得帮我看看整个园区里都多少个卖冰激凌的。”

而且琴酒可能真的,在过山车上数了游乐园里有多少个冰激凌车。

赤井低头看了看手表,拉过琴酒的手臂:“走,我们去城堡那里。”

Magic Kingdom,魔法王国。

主街的面包香气让人不知不觉间放慢了脚步,赤井拉着琴酒走到灰姑娘的城堡门口。

夜幕降临,城堡变得灯火辉煌。

城堡Show+烟花。

怎么说都是超棒的组合。

两人看完烟花表演住在度假区的酒店,从酒店的阳台能看到夜幕里的园区。赤井靠在阳台吹着晚风,回头一看,重逢的恋人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节目。

这让他的思绪飘回了遥远东京的一间小公寓。

可那是十年前的故事了。故事的结局并不尽如人意。

如今的重逢?

赤井笑笑,这大概是意外开启的番外篇吧。


TBC

注:一切关于迪士尼的描写都是卤煮百度+游记整合出来的嘤嘤嘤QAQQQ好想去一次







他们回到萨拉索塔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下午。从奥兰多离开之前琴酒打了个电话,然后直接把车开到了Siesta Key Beach。

“(在车上)等着。”

赤井乖乖坐了回去。看着琴酒走到一个年轻男人面前,两人说些什么然后琴酒往沙滩的方向走去。

赤井吹了个愉快的口哨,这个老男人竟然也学会“惊喜”这一套了。

赤井在低调的大众里翘着腿抽着烟哼着轻快的小曲,比基尼美女们三三两两的路过,冲着这迷人的中年大叔飞吻或者抛个电力十足的媚眼。

生活就该是这样啊。赤井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他等了很久,从下午等到黄昏,手机嗡地震动了一声,琴酒的短信,只有两个字——进来。

赤井悠闲地晃进这个全球NO.1的白沙滩,休闲裤被挽到小腿,鞋子被他拎在手上——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穿这鞋走路呢?

他的影子被夕阳拉得越来越长,然后他在海滩幽静的角落看到了琴酒。

格子的野餐布铺开在称得上是雪白的沙滩,威士忌的酒瓶和两个酒杯整齐地放在一边,后边的箱子里放着几听易拉罐的啤酒;另一边放着一束白色的小花和一个小烛台。

穿着浅色休闲衫的琴酒坐在中间,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夕阳隐去了他大半面容。他从身后的小箱子里拿出一罐啤酒抛给对面站着的赤井。

啤酒罐划出漂亮的弧线落到赤井秀一的手里,那是他十年前喝过的牌子。

琴酒单手打开易拉罐的拉环,向他伸出啤酒罐。赤井会意,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熟悉的味道刺激得他鼻子一酸。

“赤井秀一。”

赤井抬头,看着琴酒一脸正经地看着自己。

“你愿意,加入我以后的生活吗?”

卧槽。

赤井反应了一会儿,这真是琴酒说出口的话吗?他不知道琴酒从坐下开始就一直在默默念叨这句话,当这句排演了千百遍的话脱口而出时,琴酒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赤井大笑,他扔掉手中的易拉罐和拎着的鞋子,大踏步过去按住琴酒的双肩,然后俯下身和他接吻。

满天星空下,他看到琴酒映着细碎星光的眼睛,那么漂亮。

这种事情,还用问吗?


FIN

评论(1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