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shoot love 24


二十四

是的,他不可能就那么简单的死在来叶山路。

琴酒再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决战之时。他看着两发漂亮的子弹打断了Chianti和Korn的手腕,距离是750码。

一定是他。

赤井的瞄准镜从被解决的两个狙击手移到了琴酒身上。

金发男人依然如初见时一般张扬耀眼,他看着琴酒从容地拿过Korn的枪瞄准自己的方向,然后对方的子弹呼啸而来,打破了他的瞄准镜,擦过他的颧骨。

礼尚往来。琴酒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一直都是。赤井擦去脸颊的血迹,打开了对讲:“我失误了,枪被对方的狙击手废掉了,让A组B组直接突入吧。”

茱蒂应了声好,然后她顿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问,“秀,你没事吧?”

“我很好。马上和你们汇合。”赤井干脆地关了对讲。

这是结局已经预定的胜利。为数不多的余党被逼到了角落,詹姆斯喊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之类的屁话,茱蒂正四处打听她的杀父仇人在不在里面。

赤井点起一根烟,他是所有人中最冷静的,冷静到像站到了旁观者的位置。他说:“撤,这里快要爆炸了。”这群人不会束手就擒的,绝对不会的。

可是忙忙碌碌的众人都没有听到他的低语,直到外围值守的探员声嘶力竭地大喊,快走快走!这里有炸弹!

滴———

计时归零的声音。

赤井短短的鬓角还是被爆炸掀起的烈风吹得动了动,他踩灭了快要燃尽的烟,走回自己的车里。

他有理由相信琴酒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就像当年琴酒相信他还活着一样。

只是,还会再见吗?

估计不会了。赤井秀一嗤笑一声,打开了车载广播。

孤单空灵的女声自音箱缓缓传来,那声音听起来像来自漆黑的夜晚,孤独沉重而又粘腻。

You and me have seen everything to see
From Bangkok to Calgary

(我们已经一起经历过人间种种
走过路途无数)

And the soles of your shoes are all worn down
The time for sleep is now

(我们已满是倦意 疲惫不堪
该是歇脚的时候了)

But it’s nothing to cry about
Cause we’ll hold each other soon
In the blackest of rooms

(但庆幸没什么值得痛哭一场
因为我们还会相见,
就在不久的将来,
在尘世的另一边。)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