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琴】修炼爱情 十五

emmm这里写的好像不太连贯……

等写完了一起改一下好了,总感觉会有bug



十五



同他的前辈一样,年轻的FBI同样也被凶神恶煞的男人拿着枪逼下了车,他没有刻意去说「又是同样的结果」这样的话,只是看着琴酒轻轻笑了一下,在琴酒看来,那神情倒带着些物是人非的意思。


冲矢昴想,自己还是功亏一篑。琴酒并没追问他什么,可见本就没有相信自己的说法。不过,他想,后来前辈给茱蒂打电话时候正宗的伦敦腔可真棒。


海风吹来,冲矢昴略有些浮躁地捋了捋被风吹乱的略长的刘海,一道不怎么明显的疤就着月色刁钻地闯进了琴酒的眼睛。那是手术后遗留下的痕迹,他绝不会看错。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琴酒不会辨认不出这疤痕的真假,金发老大准备踩下离合的脚生生停住,手从车钥匙上轻轻松开。


那一瞬间,琴酒的脑海里飞掠过很多事情。


冲矢昴以为他会被毫不留情地丢在这码头,自己只能在保时捷卷起的漫天灰尘中悻悻离开。


但是竟然没有。


保时捷依然安静地停在那里,而车主同他的车一样陷入沉默。


良久,他听见驾驶位上的金发男人问他,


“疼吗?”


琴酒没有抬头看他,目光飘向远处寂静的夜。


冲矢昴下意识摸了摸额角的疤痕,而后攥紧了拳。他的心脏没来由地一阵疼痛,琴酒平淡语调下的问句仿佛是千百斤的铁锤,一下把他身体里并不存在的另一个人的心砸的四分五裂。


那一瞬间他几乎分不清自己是谁。


低垂的刘海恰好挡住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茫然与了然,再抬头,他看向琴酒的眼睛,说:“还好,只是不能抽烟了。”


金发男人嗯了一声,他本想再问些什么,最后却还是闭了嘴。保时捷打火启动的声音格外响亮,不同于他想象中的绝尘而去,琴酒的车开的极平稳,仿佛卸了行囊的旅人,反而生出一种莫名的轻快来。


冲矢昴目送着保时捷远去,表情冷漠,眼眶竟微微红了。


他叹了口气,抹去那并不属于他的百感交集。


他本以为赤井秀一在这场游戏里是赢家,却没想到两人竟都是这样狼狈不堪。


刚才冲矢昴突然想到赤井秀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日本人,他生长在英国,后来为了加入FBI又去了美国,在日本呆的时间很少,哪里会知道「今晚月色真美」这种浪漫的用法呢?


可是琴酒好像并不这样想。


三年前被莫名其妙扔在码头的赤井秀一并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拿出电话联络茱蒂只是简单说了行动的进展。但是飞速离开的保时捷好似带上了些逃之夭夭的意味,冲矢昴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的推断告诉他,琴酒竟然是先输了的那一个。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