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碧

琴赤琴|还有一堆写不下的心头好233

【琴赤琴】修炼爱情 二十

二十


冲矢昴愣住了,或者说赤井秀一愣住了,他从未想到过会从这个人口中听到这四个字。


心甘情愿,刻骨铭心。


金发男人温和的笑容刺进他的眼,这一刻他的枪口对准的不是罪证罄竹难书的冷血杀手,而是多年不见未表真心却已回到黑白世界的恋人先生。


恋人先生向他伸出了手。


冲矢昴下意识后退了半步,他看到对方的苍白的指尖沾着血。


对了,琴酒的身体里还流着另一个人的血。


赤井秀一把自己的血深深刻进他身体里的每个角落,带着活力,带着温度,带着无法言明的爱情。


一段零散的记忆突然闯了进来。


“所以,琴酒,你要跟我一起去死吗?”


金发男人看着他松绿色的眼睛,放开了被握住的伯莱塔继而倾身向前,空出的手掌覆上他的喉咙,然后渐渐收紧。


“不,我对死没兴趣。”


“我只对下次怎样遇见你比较感兴趣。”


被扼住咽喉的男人并没有丝毫退缩:“那可是在战场上。”


“怎么,你怕了?”


“不,对手是你,我很荣幸。”


有着英国血统的男人对他的恋人先生留下了一句绅士又性感的「My Pleasure」,对方松开了钳制,继而干脆地起身准备离开。


“也是我的荣幸。”


血条补满的黑道老大潇洒地踏出房门融进夜色,而本来准备离开的原房主却留了下来——总要有人把这一片狼籍打扫干净,而且也不会有人追问他消失一夜的原因。


这场意外的会面结束得如此平淡。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的男人神色复杂,他想,是他小看了他的前辈,也小看了这一份前辈处心积虑埋藏起来的感情。最初他只是想利用这件事情引出琴酒,得到他的信任继而找机会活捉琴酒。现在他的目的只差一步就要达成,可这被自己当作「武器」的记忆在这时却成了他的桎梏,将他这个局外人强行困在这一段爱恨纠葛里不得脱身。


他不得不承担一切,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去想这些并不属于他的记忆,不再去体会这些并不属于他的感情。


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这些并不属于他的爱恨情仇,会让他错以为这一切本来就是他所经历的。


他的枪口没有移动,肌肉依然紧绷,但是他真的累极了,承载记忆这种事情,他想,千万不要有下一次了。


他的目光停留在对方沾血的指尖,


“我想,”他开了口,“我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金发男人愣了下,继而收回了手。


“没有机会再见了啊……”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


琴酒所处的位置非常危险,男人摇晃的身形给人一种他下一秒就会坠海的错觉。


他的帽子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淡金色的长发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


“最后的会面我却这么狼狈吗?”


“替我转告他,”金发老大的轻语被海浪声没过,冲矢昴并没有听清。


琴酒抬头看向对面的年轻男人,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个他非常想见到的人,他提高了音量:


“我很想念你。”


想念,这个词仿佛是禁忌的咒语,栗色头发的年轻人愣住了,继而露出一丝苦笑。


他垂下了枪口。


原来输的并不是琴酒,而是擅自选择了「赤井秀一」这个身份的他。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以爱情作为筹码。

TBC

「别讲想念我 我会受不了这样」
—修炼爱情

——————

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快要写完了!!!这篇文写的太累了2333🤣

【琴赤琴】修炼爱情 十九

十九

事情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预定的轨道。他带着并不掩饰的惊愕抬枪瞄准枪响的方向。金发黑皮的公安淡定地看着在码头沿边上演的「痛失所爱后知后觉尝试补救」这种看起来竟然很玛丽苏的戏码,配合着他不知打到哪里的反击枪声应声而倒。


仰躺在冰冷金属上的青年从夹克内袋摸出了一张照片,他想,希望一切真的能在今天结束啊。


被推开的年轻人站在离琴酒两步远的地方看着他,愣了一会儿,他说,“看来波本已经从讨厌我变成想杀我了。”


“他想杀你已经想了好久了。”琴酒捂着伤口嘲笑他。


子弹打在琴酒的腹部,是贯穿伤。


年轻的FBI依然站在原地,反光的镜片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冲矢昴没想到琴酒在这种情况下给予他信任,没想到安室透在偌大的码头找到了他们的位置,没想到琴酒没穿防弹衣,更没想到他会挡下那发子弹。


他呼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我穿了防弹衣。”


失血带来的脱力感让琴酒单膝跪在了危险的海岸边沿,金发男人按着伤口定定地看着他,说,我知道。


他难得放缓了眉眼间一贯锐利的弧度,冲矢昴竟从里面看出了一点温和的笑意。


冲矢昴下意识按住太阳穴,这份带着温度的从冰层下透出的笑意像是熔岩,炽热的岩浆就这样翻滚涌进他的眼睛,在他的意识里燃出一片滔天的火焰,让他寸步难行。


年轻人从瞳孔深处透出的无法遮掩的青涩与慌乱彻彻底底戳破了之前堪称完美的伪装。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夹克内袋里FBI证件上的金鹰徽章,金属冰凉的质感仿佛成为了他的稻草。


他是FBI的搜查官,赤井秀一也是。


忠诚、勇敢、正直。


Fidelity,Bravery,Integrity。


他想,他的前辈不会忘记FBI一直贯彻的信条。


他清了清嗓子,强迫自己直面无边的火海,开口道:“琴酒,我说过,我是来逮捕你归案的。”


『这是你的任务,一直都是。』


“你输了。”


被判败北的男人抬头看着栗色头发的年轻人的眼睛,目光仿佛穿透他绿色的瞳仁到达灵魂深处,

琴酒笑了,仿佛他才是真正的赢家。

他说:“如果是你,我心甘情愿。”

(✪ω✪)

想看琴酒赤井双排吃鸡!!!!

肆虐北美和亚服无人能敌金手指大开那种!!!

已经迫不及待脑补拿AWM八百米外一枪爆头场场天秀的赤井和只要给他一把枪跟人正脸刚枪就从不会输的琴酒了!!

赛场上冷眼冷面的两个杀神场下疯狂谈恋爱发糖不要钱!!


啊啊啊啊啊简直太棒了!!!

【琴赤琴】修炼爱情 十八

十八


防弹衣为他挡掉致命的伤害,但是巨大的动能还是完完全全打到了他的身上。万幸,他想,肋骨没断。


他攀着对方手臂起身,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果然还是来了。”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也是,哪次也都没有劝动你。”


琴酒的枪口又一次对准了他:“就要说这些?”


“那我还要说什么呢?你难道觉得是我把岩本那个难搞的家伙带来的吗?”


“这我倒不觉得,毕竟那个老头子的死也有你的一份,不是么?”


“不,严格意义上说跟我没关系。”他自然而然地用了「我」这个称谓,冲矢昴淌进那条并不属于他的记忆长河,而从中拎出的闪着光芒的碎片却仿佛是本来就属于他——“被那个人识破身份的是「我们」,毕竟没想到在大阪的漏网之鱼竟然是岩本家的手下。”


琴酒冷笑:“是你先没搞定他的姐姐。”


“要不是你突然开枪,我能搞不定他的姐姐吗?”


“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在我开枪之前你就应该搞定了。”


这句话怼得他肋骨疼。


他们仿佛回到了在大阪的那个夜里——动了枪的男人们在被追杀的路上竟然还有闲情互相甩锅。甩锅的同时顺便把大部分麻烦解决了,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漏掉的一只小老鼠竟成了今天这件事情的导火索。


冲矢昴开枪干掉了从琴酒身后潜进来想要偷袭的军火商手下,被子弹劈开的空气仿佛开刃的利剑,子弹擦过琴酒的身边,毫不留情地割掉了他一缕头发。


他是故意的。琴酒看到对方嘴角略微上扬成一个挑衅的弧度,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很久了,对方今夜的态度跟以前并不一样,一切昭然若揭。琴酒不知道他不再隐瞒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觉得再没有隐瞒的必要,亦或是觉得……就算他知道了也没什么吗?


他想,那天在来叶山路突然出现的警察真的联系到了如此神通广大,能在头部中枪的情况下把人救活的医生吗?还是基尔最后手下留情,他伤的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


或者是......


有些陌生的声线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是来逮捕你归案的,琴酒。”


对方的枪口依然指着他的方向。


“你会吗?”


“在解决掉麻烦之后,你知道我会的。”


密集的脚步声打断了这里即将变得剑拔弩张的氛围,黑道喽啰们发现这里竟然是个攻坚点之后一部分人竟然都围了过来,好在两人现在所处的地方足够隐蔽,只需要把闯进来的敌人解决掉就万事大吉。突然被围攻的感觉并不让人愉快,FBI和黑帮老大再一次变成了「搭档」,他们熟悉对方在战场上的一切习惯,沉睡的记忆被唤醒,大脑不经思考发出的指令动作能够百分百与对方的行动完美配合。


“Rye,”琴酒低低念了一句,而身后的男人并没有听到这个意义模糊的称谓。


“那边就交给你了。”


“好。”


琴酒自然地把身后交给了对方,就像他们在搭档时一样,他没有注意到对方表情一闪而过的惊诧。


他的背脊靠在了男人的背脊上,他仿佛感受得到从对方胸腔传导过来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


规律并有力,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轻易地,把背后交给我了吗?”


冲矢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这么轻易地就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他这时候才萌生出一点「他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这种想法来,之前被无数资料文字堆砌起来的名字被叫作琴酒的冰冷杀人机器,在他的认知里,这一刻终于变成了有血有肉有感情有心跳「人类」。


他也会把无法控制的盲区交给自己信任的人,他也会愿意去相信别人。


那……


他是不是也会偶尔思念一下那个曾经背叛过他也爱过他的人?他这样轻易地相信自己就是赤井秀一,是因为这才是他心底一直所希望看到的吗?


一番混战过后,围剿被两人清理的差不多,站在海岸边的冲矢昴转头看向背后的金发男人。


手表盖子翻起产生的细小咔嗒声被海浪的声音扑碎在空气里。同样被扑碎的还有他心里刚才那一丝奇异的、对敌人莫名产生的好感。


他想,他只需要知道琴酒是个十恶不赦的冷血杀手就可以了,那些冷漠皮囊下的喜怒哀乐,风花雪月,又与他何干呢?


他只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按下手表上的机关......经过改造的强力麻醉针就会让金发男人在两秒之间失去意识。


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感觉身后人有异常的琴酒回头,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


他的眼睛同样是绿色,但是琴酒还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冲矢昴身后不远处的集装箱上突然闪过一丝白光!


瞄准镜!


竟然是波本!!


“小心!”


琴酒想都没想,上前扳住他的肩膀。


“没关…”


被推开的时候他嘴边的话还没有说完,


“没关系,你忘记我有防弹衣了吗。”


枪响,他下意识伸手去扶,满手是血。


原来他的血也是热的,他想。


TBC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今天从早上九点上课到五点半,中间就休息了半个小时。现在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墨尔本一秒入冬,上周还穿着卫衣到处浪,现在就在想我要不要穿秋裤了2333。

这个时间正好是下班高峰,在大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乌泱乌泱都是人,仿佛全墨尔本的人都集在这个路口了(其实一直超想在这个路口拍张照片或者路段视频,感觉这里超酷),哎呀,写到这里又在想标点应该加在括号前还是括号后……

虽然下课了但是心情一点都放松不起来,这周要担心会不会收到翻译模考的成绩通知(这周收到说明正式开始可能会凉)明天上午还有一节金融,上完课要在学校把最后一个assignment写完……30分的小组作业,而且有个队友并不靠谱,哎,写小组作业的时候真是考验人性的时候。

还有两周就要期末考试了,手头事情还没忙完所以还没开始复习,SWOT Week的周四还要抽出半上午去考翻译考试……

现在说两周以后的事情是不是太远了233

可是最近真的好多乌七八糟的事情hhhh,截止到上周,我好像连续一个月的周末都要赶论文或者复习考试,上周末好不容易都搞完了浪了两天,周末打了局剧本还拿了凶手……然后周一就被队友催命一样催下周五截止的作业……

可是亲爱的请你看看,三千五百字的报告你只写了一百字好么!(所以我们剩下的人很怕他就理直气壮只写一百字了……)

啊,对,还有我淘宝集运集了快一个月还没到我手里的包裹,我再用淘宝递四方我就是狗!!!就是狗!!!!



这时候还不停的收到另一个队友关于她那部分的问题,在周围都是阿三哥奇妙体味的车厢里,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我觉得我算是个挺看得开的人啦,平常还能安慰安慰自己,现在让我想想有什么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事情……

中午喝了快乐柠檬的岩盐芝士绿茶,超好喝der

昨天在楼下亚超买了一堆零食,新出的泡椒味馋魔芋真好吃

啊,终于到家了———————

刚刚从车站出来的时候闻到了车站对面川菜馆十里飘香的味道,然后闻的太用力被辣椒熏了个喷嚏哈哈哈哈哈哈哈。

继续想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周日和可爱的小姐姐去看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展,还买了特别少女的茶杯周边(真的超可爱!!!)准备六月带回国在家喝茶。

周六打剧本虽然拿了凶手但是靠一身演技并没有被投出去嘻嘻嘻,然后还在小姐姐家吃了火锅撸了猫猫

周五妈妈收到了我送的花超开心❤️

其实想想还是开心的事情比较多啦!P大和淮永信都在更新,江南坑王也开始连载龙族五啦!家楼下开了一家超大的亚超,零食水果一应俱全,简直幸福到爆。

忙里偷闲的时候还能和室友吃吃鸡,聊聊八卦

果然还是开心的事情比较多呀嘻嘻嘻

今天晚上不学习啦,写写文,十八章改好了就发啦嘻嘻嘻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我的手里捧着温暖的小蜡烛🕯️





【琴赤琴】修炼爱情 十七

大概再有七八章完结??

十七


砰!

冲矢昴当机立断找了个高地对着琴酒的方向毫不客气地开了一枪。

子弹擦着琴酒的帽檐过去,打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集装箱上发出一声极刺耳的摩擦声。

这一枪究竟是谁开的并不会被追究,但它仿佛是最后的拉力,这跟绷在四方之间的弦在瞬间断成几截。

混战开始。

本不想参与的FBI被黑道莫名堵在了码头,虽然人数上比不过黑道,但好在这次带来的人都算是精英战力,一群人且战且退,不觉间几方战圈竟叠到了一起。

混乱演变成了狂乱。

琴酒一枪干掉了一个不知道是黑道喽啰还是军火商跟班的黄毛,矮身躲过暴走族的铁棍之后反手一肘砸在对方太阳穴上。金发老大无暇顾及自己的同伴在哪里,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以及足够英俊的脸。

反正最后的锅是Rum的,用不着他来背。

琴酒渐渐撤到战圈的边缘,沿着海岸,被两组集装箱围成的小小的三角区域隐蔽又安全,占到集装箱上的制高点就可以纵览全场,绝对是个好地方。他悄悄摸进这片大概面积只有一个网球场都不到的地方,刚准备上到集装箱上,久经沙场的金发男人敏锐地捕捉到身后渐近的脚步声!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开枪。火药炸开,弹头被膛线引出的巨大推力推出枪膛,手腕被熟悉的后坐力震得略微抬起到熟悉的角度,枪口陡然一轻,他看清了来人。

一抹浅栗色划过他深绿的眼瞳。

怎么会是他!

琴酒眼睁睁看着子弹嵌入他的身体,又一次。

“我只是想来这里暂时躲躲,顺便在高点找人......可这好像跟设计好的不太一样。”被子弹冲击力带倒的年轻男人这样想着。

“可是不管怎样,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他看到那个人在他身边蹲下。总是冷着脸的男人难得露出别的表情,他看到了琴酒眉头蹙起,过长的金发由身后滑到身侧,像极了倾泻而下的月光。

在这一瞬间,年轻的FBI好像知道了他引以为傲的前辈与这个男人陷入纠葛的理由。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

冲矢昴大脑里那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已经完全打开了,现在,他知道关于赤井秀一的一切。

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他可以自然地作出和赤井一样的反应。

他正在把自己「变成」赤井秀一。

TBC

【琴赤琴】修炼爱情 十六

自己挖的天坑……哭着也要填完……

发现自己写剧情的能力真是太差了……太……差……了……

这一章强行解释来龙去脉

十六

琴酒并不怀疑身份待定的可疑男人透漏出的关于「FBI盯上乔纳森」这条情报。


乔纳森是美国道上有名的军火商,FBI和CIA都盯了这个人好多年,只是抓不到有力的直接证据给他定罪。


跟乔纳森的交易并不是他来负责,至于原因——是Rum不知从哪里的渠道搭上了乔纳森的军火线。


而Boss会同意和这个不熟悉的人交易完全是因为他背后真正操纵全盘的人。要不是幕后有实权在握的人,FBI和CIA又如何这么多年连证据都抓不到?


但是这次不一样,无论怎样东京也是东京,FBI选择这个时候动手,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把人扣下来。所以琴酒难得地主动去搅这一淌混水,FBI怎么抓乔纳森都没关系,只要把组织从里面干干净净地摘出来就好了。


所以他一脸理所当然地出现在了与乔纳森交易的现场。


FBI、乔纳森、组织,三方都对今晚即将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一方决定退出这场可以预见到的恶战,聪明人们自负自己才会是最终「得利」的渔翁,而剩下双方都只会得不偿失。


双方并没有做「以表诚意」的武器检查,军火商和目的不明的黑衣组织竟然在这一点上达成了莫名的默契:没有防身的武器,怎么能做生意?


琴酒本以为今晚不会有什么波澜——FBI疯了才会在军火交易现场冲出来抓人——这里随便开几个箱子就能荡平整个码头。在外围布控的FBI们与黑帮老大的想法不谋而合,一来人数不占优势,二来这里的火力确实太过可怕。精英探员们的目的很明确,只要拍到乔纳森非法军火交易的证据,还有组织干部的影像,有了这些方便日后的调查,抓到人是迟早的事。


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FBI拿到证据,组织设法不让自己暴露在这场交易里,军火商在日本发展了一条新的军火线——看起来三全齐美。


怎么可能呢?站在角落的安室透想。


响彻夜空的摩托车声和枪声仿佛在大声嘲讽这些心思简单的傻子。


这里是日本,黑帮的代表是黑道。


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淡定地走到这场早已定好结局的交易中间,仿佛划开印好故事结局纸张的利刃:“在下岩本森,是岩本家这一任的家主。”


“很不巧,各位决定的交易地点明海码头,正是在下的家族一直在管理的,所以——”年轻人话锋一转,“这么大一笔交易,怎么能没有晚辈为各位前辈保驾护航呢。”


果然啊,琴酒想,无论赈灾救难多么积极,黑道毕竟还是黑道啊。


乔纳森伸手接过手下递来的雪茄,吸了一口之后随意把烟灰弹到地上:“这位岩本先生,你父亲有没有教过你,应该怎么做生意?”


岩本森掸了掸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冷笑一声:“呵,父亲?”


年轻的男人转向组织:“说到父亲,还真是要谢谢您助我登上家主之位呀,琴酒大人。”


琴酒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位枪下亡魂,而且跟美国来的那位还有些关系——岩本家倚仗着码头,把手伸到了遥远的太平洋东岸去——动了某些本来就不够分的蛋糕。


啧,精彩了。琴酒这样想着,嘴里却毫不客气地回道:“不客气,举手之劳。”


简直就是在找揍,冲矢昴摘下耳机。乔纳森那边有FBI的线人,线人身上的窃听器将现场的情形传达的一字不差。


FBI并没想到黑道也回来插一脚,而更让人头疼的是,岩本森好像是专门来搞事的——第二波骑着摩托拎着铁棍的暴走族已经闯进来了,而且方向是冲着FBI来的!

TBC

【复联三】无剧透 观后感??

依然没有字幕一边看一边猜

好不容易买到了3D的场次但是只有第一排(对不造为啥墨尔本3d场少的可怜

第一次感受到3d效果的身临其境(就是会头晕已经脖子疼

最后

我为什么

要来看

复联三??????

就不能等四出来之后一起补掉吗?????



看电影使我难过

磕西皮使我快乐

不说了我磕西皮去了

既写不出assignment

又写不出文

所以

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修炼爱情完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吕布的回礼……迷之好虐哦

连本人都忘记为何要珍惜它了吗QWQ